支付行业严监管常态化

2018-12-05 17:31:33|来源:经济日报|编辑:郑思雯

  客户备付金全额集中存管日期临近,原来靠备付金利息收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支付机构将难以为继。当前,移动支付已经进入下半场,流量红利已经见顶,未来比拼的是“生态”效应,也就是“支付带来的叠加价值”,包括理财等一系列服务将成为各方发力的重点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规定支付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

  2012年以来,我国支付业务基本以超10%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快速发展。在快速发展的背后,各种不规范现象也引发了广泛关注,成为监管整顿的重点。随着用户增速放缓及支付行业严监管常态化,今年支付行业牌照已经明显减少,明年支付行业洗牌仍将持续。

  规模快速增长

  今年“双11”,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超过3000亿元,在人们流畅便捷地购物消费时,支付清算体系提供了可靠支撑。

  “从业务量来看,2012年以来我国支付业务基本以超10%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快速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方兴未艾,云闪付、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支付品牌正驱动着全球支付快速发展。支付产业已成为金融科技的一方高地,给我国经济金融带来深刻影响。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从业务量来看,2017年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608亿多笔、接近3760万亿元;人民银行各支付系统共处理业务119亿多笔、3827万亿元,相当于全年GDP的46倍。

  其中,移动支付近年来发展势头不减,增速更是遥遥领先。央行近日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第三季度,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2579.85亿笔,金额925.46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3.31%和0.18%。其中,移动支付业务169.35亿笔,金额65.48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4.19%和32.91%。

  在产业蛋糕“做大”的同时,问题也逐渐凸显。中国银联党委书记邵伏军表示,前几年“套冒绕”“二清”“备付金多头存管”等不规范现象引发了舆论和监管层的广泛关注。随着账户分类管理制度、断直连、备付金集中存管等监管措施的稳步推进,支付产业顶层制度设计的“四梁八柱”已经搭建起来。从业人员越来越认识到,只有规范,支付行业才能行稳致远。

  大额罚单增多

  今年,支付机构大额罚单明显增多。8月6日,国付宝收到了合计4646万元的罚单,刷新了今年以来支付行业罚单纪录。

  在上半年被罚的支付机构中,智付支付让人“印象深刻”,该公司因存在为境外非法黄金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等违规行为,于今年5月份被央行累计罚款约4200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第三方支付机构前三季度收到的罚单超过80张。从罚单总额来看,2000万元以上的已达6张,4000万元以上的2张。去年,单张罚单金额最高的只有533万元。

  “虽然大额罚单不少,但部分市场主体心存侥幸,依旧我行我素。”范一飞表示,社会举报数据显示,银行卡收单违规、挪用网络支付接口等仍然高发。有些市场主体在三令五申的情况下还在为非法活动提供支付服务。

  范一飞强调,从事支付业务要恪守法律法规、公序良俗,务必禁止为黄赌毒和其他违法活动提供支付服务,已经涉足的要坚决停下来。这些问题要引起整个产业高度重视,部分机构出现违规行为,其他机构要对照检查、查漏补缺。

  “对于严监管,大家要正确认识。不能错误地认为严监管是运动式,专项整治后监管会有所松动。”范一飞强调,支付领域的严监管是一以贯之的,防范和化解风险是常态化的。

  那么,未来的支付监管会如何开展?范一飞认为,严监管将常态化。常态化要求保持监管定力,现在是这样、未来也是如此;对国内机构如此,对境外机构也是一视同仁;严监管还要求在风险暴露时期刮骨疗毒、猛药去疴,规范发展时期居安思危、如履薄冰;对存量风险要按照既定措施去消化,对增量风险要加强监测、抓早抓小、提前防范。

  具体来看,下一步,要继续畅通市场退出通道,严格支付机构分类评级、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对于主动转型意识不强、没有实质性开展业务、相关指标不达标的机构,要坚决予以清退。

  行业洗牌持续

  今年以来,支付行业整合节奏加快。截至目前,被注销的支付牌照已超过30张。

  随着客户备付金全额集中存管的日子越来越近,原来主要依靠备付金利息收入的支付机构将难以为继。明年这些机构的日子可能更难过。

  央行发布的《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从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对此,范一飞强调,中小机构要提高忧患意识,勇于自我革命,借力金融科技,加快业务转型,打造竞争优势,在激烈的竞争中实现可持续发展。

  那么,接下来支付机构将走向何方?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当前,移动支付已经进入下半场,流量红利已经见顶,未来比拼的是“生态”效应,也就是“支付带来的叠加价值”,包括理财等一系列服务将成为各方发力的重点。

  针对这一问题,范一飞也强调,近几年支付机构利用支付资源成立新的机构开展融资、理财、基金等金融业务,但要严格隔离支付与其他业务。支付机构本身要严格遵守支付业务规定,不得经营或者变相经营其他业务。

  随着个人支付领域的增量放缓,未来支付机构发力重点或逐步下沉,部分机构将转向对公领域。

  邵伏军分析说,我国移动支付仍集中在小额高频领域,对个人的服务较为丰富,但在对公领域的服务仍然较弱。同时,公交地铁等便民场景的覆盖率仍然不高,二级地市及以下市场支付服务有待深化,小微企业和商户支付服务有待提升,农村地区、偏远山区等传统金融服务空白没有完全弥补。

  “与此相比,企业支付市场发展相对缓慢,一些中小商户和农村偏远地区商户缺少更便捷、优质的支付服务。”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永林认为,通过高科技应用,支付效率将获得提升,资金流转效率也会相应提高。

  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表示,下一步,监管机构将引导支付企业深挖金融科技潜能,提升支付清算服务水平,利用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等技术完善支付风险监控模型,助力纾解小微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使支付服务深度融入实体经济。(记者 陈果静)

声明:国际在线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国际在线网站立场;国际在线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国际在线网站或通过国际在线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国际在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