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P2P终结者“卢家帮”:操控多家平台交叉融资担保

2018-07-24 10:18:11|来源:证券时报|编辑:许炀

  自7月初开始,一批网贷平台以疾风骤雨之势纷纷炸雷,这些平台的相似点逐渐被扒出,比如“国资”站台、实际控制人层层隐藏。众多平台的实际操盘方纷纷指向多个卢姓人士及关联人群。

  近日,在投资者对炸雷平台壹佰金融的不断追索下,平台运营细节逐步浮出水面,有关卢姓人士的更多故事暴露。

  就在7月19日晚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接到投资者代表消息,壹佰金融财务总监、股东代表姜丽丽已投案自首,警方在壹佰金融办公室现场将其带走。而在此之前,姜丽丽向现场投资者坦白了部分平台运营细节,其中涉及在“卢总”的指示下转移平台资金。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通过公开报道已经炸雷的和卢氏相关的P2P平台共有9家,平台交易规模超过600亿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发现,疑似卢氏宗亲、旗下公司高管、上市公司股东等十数人纷纷卷入众多炸雷P2P平台,在他们背后是一张庞大繁杂的隐秘关系网。

  曝光:“大卢”融资

  “小卢”担保

  2016年8月29日,来自温州瑞安的商人卢立建在澳大利亚国家证券交易所(NSX)敲响了开市锣。从衡阳起家,仅仅5年时间,商人卢立建就把旗下从事光通信产品制造的“中科光电”品牌资产送到海外资本市场上市。

  此前,卢立建将26亿的光通信产业投资计划签到老家瑞安,被誉为温商回归功勋人物。去年5月,温州新闻网公开报道称卢立建响应温州市委市政府助推温企上市的号召,启动了旗下在浙江和江苏的中科光电资产的A股上市计划,此后与国泰君安签订了A股上市辅导协议。

  然而“出海”不到两年后,商人卢立建和他的中科光电卷入多地P2P连环炸雷的风暴中,将他和这一系列事件联系起来的是另一名卢姓人士——卢智建。

  7月18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再次来到风暴中的壹佰金融,亲历了平台CEO黄郴雅与投资者代表的第N次会谈,在这场交谈中,更多关键证据摆上了台面。

  记者现场获得了一份壹佰金融机构代偿名单,显示上海依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依茸”)的代偿金额达2.28亿元,而日前黄郴雅称平台待收规模本金加利息大约为2.7亿元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黄郴雅表示,上海依茸是平台新老股东交割后由“卢总”推荐的渠道。黄郴雅口中的“卢总”是卢智建,她称平常主要和卢智建联系,和卢立建接触得少,“看厂的时候就去了卢立建那里(中科光电)。”

  黄郴雅表示,新股东进入壹佰金融后,有两家机构对接平台发标,其中一家是上海依茸,另外一家是杭州的公司,但由于杭州公司找的担保企业资质不合适,杭州的公司最终也是通过上海依茸向平台借款。

  据了解,在壹佰金融新老股东交割时曾有约定,老的资产由老股东担保兜底,新的资产标的由新股东担保代偿。“今年6月份卢总(卢智建)提到年末要把平台规模做到10亿待收规模,有了这样一个目标,平台高管们都比较审慎,开始介入考察资产端和担保企业,在以前我们都是不碰这一块的。”

  按照黄郴雅的说法,上海依茸和平台对接后,由于他们都不了解资产端以及担保企业的情况,平台高管们遂提出实地考察上海依茸的要求。但财务总监姜丽丽表示上海太远了,在平台和上海依茸再次对接后,对方安排了去衡阳市中科光电子有限公司(简称“衡阳中科光电”)。

  黄郴雅表示,今年6月初她和几名高管去了衡阳中科光电看厂,当时“我们问过他们(卢智建和卢立建)的关系,他们说是叔侄关系,但我们也没去核实。”

  此前多个媒体披露的信源称卢智建亦即“卢志建”,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留意到,7月22日晚间网贷之家公开了卢立建与卢志建的身份证信息,二人分别出生在1972年9月和1971年10月,出生地点分别是在瑞安市陶山镇和瑞安市碧山镇。从这些信息来看,此前媒体所称二人为兄弟关系的可能性比较小。

  据了解,在壹佰金融内部,高管们称卢智建为“大卢总”,称卢立建为“小卢总”。黄郴雅表示,她平时都跟上海的大卢总联系,小卢总主要和平台财务的人联系,黄郴雅等高管今年去过衡阳中科光电以及浙江瑞安的中科光电考察。

  一名投资者代表当场质询,“洪总(即洪建荣,壹佰金融的法定代表人)中午给我们打电话说中科光电出具过担保函,这份担保函现在在哪里?”

  黄郴雅表示,目前还在找这份担保函,她本人没有负责过档案保管,并称中科光电负责担保是“洪总在平台买卖时就谈好的”,只要是由卢智建推荐来的渠道都由中科光电方面担保,包括上文提及的上海依茸。

  现场投资者反映,他们拨打过上海依茸推荐过来的借款方电话,有的是空号,有的否认借款事实。投资者就此质询过壹佰金融风控总监董晓峰,据了解,董晓峰称他只负责签字,因为标的都是“卢总推荐过来的”,而董晓峰已经在平台出事前两周回了浙江老家。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依茸成立于2015年12月,去年12月,冯式华和李特两名自然人成为新股东,各持股90%和10%,两人名下关联的公司仅上海依茸一家,其他信息再无可查。

  记者现场拨打上海依茸的办公电话,接通后对方一直表示听不清,遂挂断电话。黄郴雅称,“上海依茸不是联系不上,而是不还款,他们说资金流紧张……平台出事后小卢总给我打过电话,大卢总现在联系不到。”

  扯皮:二卢隔空“对峙”

  随着多家P2P平台相继炸雷以及媒体的报道,二卢旗下公司终于发声了,只不过双方大有“杠上了”的意思。

  工商资料显示,卢智建旗下没有任何公司。但公开报道及相关企业官网显示,卢智建为上海澜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澜升集团”)执行董事、上海澜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澜升资产”)执行董事长,亦为“澜升”系列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与黄郴雅口中的“上海的大卢总”等描述相符。

  7月16日,衡阳中科光电针对网络舆情发布一则澄清公告,公告称衡阳中科光电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卢立建并未参与人人爱家、壹佰金融等P2P平台的任何经营活动,也非上述平台的实际控制人,“部分媒体存在人员混淆的情况,不排除有人恶意混淆视听”,公司在卢立建的主持下一切运营正常。

  衡阳中科光电承认与人人爱家等平台存在正常的融资借款业务关系,但借款归还一直处于良性状态。7月5日,因平台关闭导致了部分资金归还的路径被阻断,而非公司自身的资金链出现问题。

  衡阳中科光电称澜升集团与公司属于正常的投资与被投资关系,目前澜升集团出现兑付投资者资金困难的情况,鉴于澜升集团在公司的客观投资情况以及应澜升集团董事长李国柱的请求,衡阳中科光电愿意在澜升集团资不抵债时为其提供最高限额3亿元的担保。

  衡阳中科光电的这封澄清公告引起了澜升集团全资子公司澜升资产的回应。7月18日,澜升资产公告称,近期公司投资项目出现到期本息逾期的情况,公司于7月7日派出工作人员代表前往衡阳中科光电协商,催要逾期欠款。截至7月18日上午,衡阳中科光电仍未按照合同约定还款,亦未出具还款计划书,导致双方协商无果。澜升资产表示,公司已经委托律师介入处理催债等工作。

  仅从这两份公告来看,其中逻辑已是纷纷扰扰,而在双方公告你来我往之后,更有戏剧性的一幕随之出现。7月19日上午8点左右,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登录NSX官网查阅到中科光电当天针对国内媒体报道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于7月16日晚间才得知衡阳中科光电发布了上述澄清公告,衡阳中科光电发布公告前没有和董事会沟通。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上市申请书以及企业官网显示,2016年登陆NSX的公司主体是中科光电子集团,公司名称为ZKP Group Limited(ZKP),公司旗下有一家全资子公司中科光电子集团(香港)有限公司 ,该公司全资持有衡阳中科光电,后者是上市主体旗下主要从事光通信产品研发、制造和销售的企业,成立于2011年10月,由卢立建和卢剑合伙创立。中科光电子集团的公告显示,卢立建和卢剑为兄弟关系。

  中科光电子集团在NSX官网的公告称,公司澳大利亚籍的高管已经联系了董事局主席卢立建,针对国内媒体关于P2P平台问题的报道双方仍在沟通中。声明指出,中科光电子集团没有投资任何P2P平台;衡阳中科光电持有P2P债务是其融资组合的一部分,这部分债务在集团2017年财报中由第三方审计机构审计,并未发现异常;关于衡阳中科光电愿意向澜升集团提供3亿元担保事项,集团董事会并不知情,如果董事会决定提供这样的担保,还需经过股东大会审议。中科光电子集团指出,公司将在7月24日就事件进展作出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2日,中科光电子集团公告,公司向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有限公司(ASX)转板失败,公司股票流动性和融资能力将受影响,公司将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公司从NSX摘牌的事项,目前中科光电子集团的股票已经暂停交易。

  就中科光电子集团的这份公告,澜升资产随后针锋相对,7月19日当天晚些时候,澜升资产发布一份逾期借款人信息,唯独点名浙江的中科光电。

  “澜升资产已经整理出第一个单位借款人:原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现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卢立建。”澜升资产公告中称,并表示已经成立追讨小组,且声明自己的居间方身份,无权申请冻结欠款人财产,号召持有中科光电相关债权的投资人一起开展追讨工作。

  至此,双方第二轮隔空对话结束。然而记者于次日(7月20日)登陆NSX官网时却找不到中科光电子集团前一日发出的澄清公告,该公告疑似被撤回。

  中科光电子集团官网上有一则新闻动态显示,2014年12月5日,董事长卢立建与澜升资产签署了赴澳上市合作协议,早年的一则公关软文称澜升资产为中科光电子集团的天使投资人,澜升资产官网上一则资讯显示,澜升集团当时出席了中科光电子集团上市新闻发布会,澜升集团总裁办主任徐启现场谈及投资中科光电的原因。

  早在2017年4月就有媒体质疑卢氏等人搞“自融大戏”,只不过在当时并未引起多少注意。而从上述卢立建与卢智建旗下公司你来我往的公告来看,双方非但没有抱团之势,反倒针锋相对,然而实情到底如何还有待考证。

  幕后:“大卢”隐身

  “小卢”否认

  从目前已知的情况来看,除了网贷平台投之家CEO黄诗樵和壹佰金融CEO黄郴雅指称各自平台实际控制人均为卢智建以外,坚果理财、火钱理财也相继发布公告称平台实际控制人为澜升集团“卢总”(即卢智建)。

  而卢立建本人也卷入P2P平台投资风波。以目前已进入良性清盘的人人爱家为例,2016年10月,人人爱家宣告获得国企上海中和世纪贸易发展中心(简称“中和世纪贸易”)和上市公司中科光电子集团的1000万元A轮融资,正式成为一家国企控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2月,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现更名为“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曾入股人人爱家的运营主体杭州孔明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杭州孔明”),并在2017年4月退出。

  而一家主流媒体曾报道,2017年3月21日,中科光电举行金融布局新闻发布会,卢立建现场发表演讲表示,中科光电集团通过第三方公司收购中科金服100%股份,成为其全额股份最终持有方,在国内集团将围绕以中科金服为主体进行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

  就在当天,中科金服的运营主体上海尤鹿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尤鹿”)的工商资料发生变更,原股东卢立章退出,普训通讯设备(上海)有限公司(简称“普训通讯”)成为新进股东,与上海中和世纪工贸有限公司(简称“中和世纪工贸”)共同持有上海尤鹿,中和世纪工贸为中和世纪贸易的全资子公司。

  去年5月,普训通讯成为上海尤鹿的全资股东,普训通讯由两名自然人股东持有,两人没有更多公开资料可查。

  吊诡的是,时隔大半年之后,去年11月3日,中科光电子集团针对中科金服投资一事在NSX官网发布澄清公告称,2017年年初媒体对中科光电子集团收购中科金服股权的报道有误,公司只是在2017年初受邀考察中科金服,董事会认为中科金服的业务无法融入集团发展,公司并没有进行任何收购交易。

  在今年7月19日中科光电子集团撤回的那份澄清公告中,也重申了上述澄清公告,表示公司没有考虑过投资任何P2P平台。

  由于卢立建旗下“中科光电”系列公司众多,加之原浙江中科光电有限公司更名为中科光电集团有限公司,媒体在报道时有可能与澳洲上市主体中科光电子集团混用。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金服的运营主体上海尤鹿的公司标识上一直带有中科光电子集团的股票代码ZKP字样。

  规模:各平台交易

  总额超600亿

  在二卢之外,还有一张密如蛛网相互交织的关联网络染指网贷行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发现,与二卢相关联的众多人士都卷入了目前已炸雷的多家P2P平台,他们中有的疑似是卢氏宗亲,有的则在二卢旗下公司任职高管,同一套人马关联耦合。

  目前与二卢相关并已卷入P2P“爆雷潮”的平台包括人人爱家、投之家、壹佰金融、中科金服、聚胜财富、翡翠岛理财、火钱理财、坚果理财、邦邦理财等,粗略统计各平台投资总额超过640亿元。

  在关联自然人方面,以壹佰金融为例,参与平台股权交割的第三方付款机构上海术千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术千”)由陈海弟全资持有,陈海弟与卢立敏各持有浙江磐石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简称“磐石旅游”)90%和10%的股份。但澜升集团官网则显示,磐石旅游为旗下控股公司,可以理解为陈海弟、卢立敏二人只是台前代持。

  另外,中科金服运营主体上海尤鹿的全资股东普训通讯在2017年8月以前由卢立敏和卢明秋两人持有;上海尤鹿的昔日股东和法定代表人还包括卢立章和陈真祥。另一自然人季晓忠在卢立章的全资子公司杭州啃金投资有限公司任监事一职,季晓忠曾在人人爱家的运营主体杭州孔明任职监事。

  而陈真祥在澜升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海澜尚企业信用征信有限公司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陈真祥还曾在壹佰金融的实际控制方深圳市前海巨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前海巨淘”)任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

  另外,指称平台实控人为澜升集团卢总的坚果理财,其台面上的大股东为浙江百耀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浙江百耀”),该公司还于去年控股壹佰金融的实际控制方前海巨淘,与浙江百耀同时进入前海巨淘的自然人曹高万曾担任前海巨淘董事长及执行董事。曹高万目前是人人爱家经营主体杭州孔明的母公司上海熠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总经理。

  而在关联公司方面,除了浙江百耀以外,尤其值得关注的还有“和平系”和“蓝玉系”公司。同期与中科光电同时参与人人爱家A轮融资的中和世纪贸易全资子公司中和世纪工贸还曾介入中科金服、聚胜财富等多个平台,两家“中和世纪”公司均由上海和平影视企业公司全资持有,中和世纪工贸曾在2016年7月成为澜升集团的股东,而原浙江中科光电曾是中和世纪工贸的股东。

  又比如,火钱理财公告中指称平台实控人为澜升集团、新疆天富蓝玉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新疆天富蓝玉”)的卢总,但卢智建旗下没有任何公司,新疆天富蓝玉的股东江西东海蓝玉的大股东为自然人金伟清。金伟清本人曾在中和世纪工贸任法定代表人,同期,持有卢立建控制下的澳洲上市公司中科光电子集团10.42%股份的第三大股东蔡元飞任中和世纪工贸监事,蔡元飞同时还是卢智建控制下澜升资产的副总裁。

  上述新疆天富蓝玉刚刚于今年7月13日退出融金所的运营主体,其介入时间是今年3月初,曾持股20%。新疆天富蓝玉目前还持有上海观岭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观岭”)49%的股权。而上海观岭近期公告,称坚果理财平台上发布的部分产品信息及产品资金由上海观岭进行投资,公司已整理所有资金投资去向,争取尽快公布解决方案。另外,持有上海观岭51%股份的大股东蒋家超与上文提及的季晓忠各持有杭州德银商贸有限公司50%的股权。

  新疆天富蓝玉的自然人股东金京在翡翠岛理财的运营方上海峰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监事,而澜升集团于7月11日公告称,澜升集团作为投资人的回购担保方,已知悉翡翠岛平台部分借款企业逾期,平台运营陷入停滞,公司将与逾期借款企业进行联系协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邦邦理财的运营主体浙江融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浙江融邦”)原名瑞安市融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股东曾囊括卢立章、卢立孟和澜升资产,而澜升集团和澜升资产的董事长李国柱曾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中科光电子集团2017年财报显示,李国柱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有12.66%的股份。

  以上并不能穷尽与二卢及旗下公司关联的人物到底布局了多少家P2P平台,这些平台普遍呈现出股东高管变动频繁、关键人物轮流交叉持股、“国资”站台的特点,背后真正的控制方隐藏较深。

  随着警方的介入,这些隐藏的交易可能很快将水落石出。另外,壹佰金融的一位投资者代表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壹佰金融财务总监姜丽丽于19日晚间在壹佰金融被警察现场带走,在与投资者此前交流中,姜丽丽透露从今年6月开始,卢智建指示她通过给员工办新银行卡的方式,以借款给员工的名义将平台资金转走。(证券时报记者 岳薇 康殷)

声明:国际在线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国际在线网站立场;国际在线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国际在线网站或通过国际在线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国际在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