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岭创投大单模式落幕 网贷行业头悬两把利剑

2017-07-28 09:10:56|来源:证券时报|编辑:许炀

周靖宇/制图

  国内老牌网贷平台红岭创投昨日宣告由其首创的大单模式“死刑”。总结红岭自绝大标之路的原因,无非是资金与运营成本高企导致利差收窄、借款人信用风险爆发、亿元级违约事件频发、不良资产的处置缓慢等因素。

  红岭创投的转型只是利剑悬顶的网贷行业缩影之一。金交所模式的叫停和债权转让模式的受限,正在逼迫行业良性退出。

  七重作用力

  “掐死”大单模式

  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主动宣告了自己一手开创的网贷大单模式的死亡,语气平淡,说要用三年时间将存量产品清盘。

  舆论大多将其视作大单模式的落幕。而事实上,这个已经运行了8年之久、定位更加倾向于“B2P”的老牌网贷,早在前两年亿级坏账频发时就已萌生退意,并在去年网贷限额管理办法出台后退意加深——然后在今年3月28日,停发一切超出监管限额的标的;停止增量4个月后,并于昨日宣布清盘存量。

  “之所以将清盘的时间定为三年,是因为我们最长的大额标的,将在2020年到期。”周世平说。另根据网贷之家的监测数据,截至7月26日,红岭创投待偿余额为192.06亿元,借款标数10617只。

  结合对周世平的采访和业界人士分析,总结红岭自绝大标之路的原因,无外乎以下七重因素:一是资金成本、运营成本、坏账覆盖成本三大成本走高,导致平台利差收窄,去年净亏损1.83亿;二是借款人信用风险爆发,比如红岭遭遇过的重复质押骗贷等数起亿元级违约事件频发,导致不良资产增加;三是不良资产的处置过程较为缓慢,目前红岭还有8个亿的坏账需要消化;四是红岭自曝过的企业内控漏洞频现;五是监管出台的网贷限额政策;六是监管叫停网贷与金交所合作模式;七是债权转让或受到限制。

  这七重作用力叠加,资产模式过重的大标平台受到的冲击会更猛烈一点。交易规模巨大的平台不在少数,例如有玖富普惠(1089.6亿元)、微贷网(1143.27亿元)、宜信惠民(1965.8亿)、网信普惠(1442.22亿)。

  红岭创投下一步怎么走,是业界焦点所在。据了解,最新进展主要有如下几点:红岭创投最快将于本月末或下月初宣布战略转型计划;四大会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已经进场半年之久,对红岭创投员工进行访谈,并对该司的战略转型进行评估;目前股东有100多人,周世平个人已经跟大多数股东签署回购协议;红岭的不良资产将来有两种处置方式:一种是清收,另一种是打包出售给不良资产处置机构。

  此前,红岭创投实现了中国首创的本金垫付、股债双投、自动投标等模式,影响深远。而关于红岭创投的转型方向,最新的说法还停留在红岭创投今年3月25日举行的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周世平提出的“现在要转型做投资银行”。但让人困惑的是,在投行业务资格受严格监管的眼下,这一条路有多大可能性走得通?

声明:国际在线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国际在线网站立场;国际在线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国际在线网站或通过国际在线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国际在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