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立法工作核心问题是什么

2017-07-24 09:08:59|来源:法制日报|编辑:许炀

制图/李晓军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闭幕之后,“灰犀牛”一词为人们所知晓。

  经济学家米歇尔·渥克在其著作《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中用“黑天鹅”比喻小概率而又影响巨大的事件,用“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面对互联网金融迅猛的发展势头,如何防范“灰犀牛”?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健全符合我国国情的金融法治体系。

  法律法规依然有待完善

  今年5月,银监会网站发布《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显示,今年拟完成46项立法项目,其中3项涉网络借贷。这3项分别包括《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暂定名)》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息披露指引》等规范性文件。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法治建设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围绕互联网金融,法律制度层面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了互联网金融主要业态包括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融资、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等。目前有的业态已经出台了管理办法,如互联网保险、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有的还没有出。另外,一些已经出台的制度还缺乏相应配套的办法保证实施。”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说。

  “总体上来说,单独给互联网金融立法是比较困难的,通常是在其他的法律或者规则里面,把与互联网金融有关的问题做一些规定。互联网金融从法律上来讲还没有规定,也就是说现行法律中还没有关于互联网金融方面的条款,只是在一些规章里面有。”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政法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少军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秘书长尹振涛认为,对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管理需要法治,需要一个大的法治框架,包括立法和监管。立法是法律层面的,监管是部门规章,都可以归为法治范畴。对于一般的金融业务而言,法治比较完善,顶层的法律和监管的规则都有。对于互联网金融业务而言,目前监管规则也就是具体实操层面的监管存在不足,在法律层面上也存在不足。

  立法工作遵循哪些原则

  目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已经出台的管理办法包括:

  2015年7月22日,保监会印发《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其中提出,不能确保客户服务质量和风险管控的保险产品,保险机构应及时予以调整。同时,互联网保险消费者享有不低于其他业务渠道的投保和理赔等保险服务。

  2015年12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央行有关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指出,坚持支付账户实名制。这也是反洗钱和遏制违法犯罪活动的基础。针对网络支付非面对面开户的特征,强化支付机构通过外部多渠道交叉验证识别客户身份信息的监管要求。兼顾支付安全与效率。本着小额支付偏重便捷、大额支付偏重安全的管理思路,根据交易验证安全程度的不同,对使用支付账户余额付款的交易限额作出了相应安排,引导支付机构采用安全验证手段来保障客户资金安全。突出对个人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保护。引导支付机构建立完善的风险控制机制,健全客户损失赔付、差错争议处理等客户权益保障机制,有效降低网络支付业务风险。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网信办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其中提出,要引导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回归信息中介、小额分散、服务实体及普惠金融的本质。

  通过上述办法的出台,可以看出未来互联网金融立法的某些规律。

  尹振涛认为,就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而言,法律主要是规定一些原则性的东西,在法律层面应该做到这么几点:首先是从基础性工作入手,比如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个人隐私保护等,这些方面的空白需要不断完善和补充相关法治保障;其次是把现有法律制度围绕新的金融业态和形式做一些修正和修改,比如围绕互联网金融、混业发展等,可以在原有法律框架基础之上做一些调整。

  “互联网金融立法工作应遵循科学性、安全性、流动性、普惠性及服务实体经济的原则。”李爱君说。

声明:国际在线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国际在线网站立场;国际在线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国际在线网站或通过国际在线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国际在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