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性与风险性统一是互联网金融基石

2016-10-26 11:19:14|来源:上海证券报|编辑:许炀

  (原标题:技术性与风险性统一是互联网金融基石)

  明确以“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六方面为重点的中央17部委专项整治互联网金融风险,是引导这一业态健康有序发展的政策性、基础性和趋势性矫枉纠偏行动。无论是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发展还是市场管控引导,都应力求其技术性与风险性的统一。否则,互联网金融总会受到“行为边界被无所畏惧跨越、收益风险覆盖被义无反顾漠视”的困扰。当技术性泛滥时,行为方式就不可能有底线;当风险性被轻蔑时,行为选择就不可能有约束,商业模式就无法持续。

  从2013年算起,我国互联网金融不到四年已经历了“萌芽期、成长期、繁荣期、问题爆发期”等阶段。这一新生业态在展现特别生命活力的同时,因“压缩空间”式的超常态发展,也带来了一连串“偏离正确创新方向”的问题,并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当下,中央17个部委单位对互联网金融风险的专项整治,正是引导这一业态健康有序发展的政策性、基础性和趋势性矫枉纠偏行动。

  互联网与金融的结合,就是技术与风险的结合,技术的外张力和风险的内敛力构成了这一业态的基本属性。互联网金融问题相对集中爆发,本质上是技术性超然于风险性的积累性结果,是技术性与风险性没有统一的过程性产物。互联网金融可生产出多种商业模式和市场形态,但必须受风险经营特质的内在约束,这既是底线原则又是基础标尺。互联网金融出现的乱象,正是背离甚至践踏了这一底线原则和基础标尺的结果。

  从技术性上说,互联网金融出现的乱象是放大了技术的原生能量,形成效率格局畸形下的财富增值和分配方式,随着经营内容的深入与经营形态的高端,这种技术泛滥体现得愈发明显。我国互联网金融大致经历了中间业务(支付结算)→负债业务(存款)→资产业务(贷款)等三个阶段,这吻合商业银行发展内容与形态从低级到高级的变化过程。在互联网金融的中间业务发展阶段,由于支付业务只涉及资金在不同市场对象中的单一转移,又常与消费行为联系在一起,技术性对资金支付整体效率的提升起了积极作用。在互联网金融进入负债业务发展阶段后,先前因为消费而被动产生的结算性资金格局,转变成了以追求“间歇”资金增值而主动获取资金牟利的现实,技术性泛滥此时初露端倪。主要体现的是模糊实体商品消费性特征而尽可能多获取纯支付性“间歇”资金,将“流量获客”作为行为选择的起点和终点。同时,对累积的“间歇”资金,利用不同金融市场相对分割的阶段性漏洞,通过资金市场化与非市场化利率套利,比如从网络募集资金并改变市场身份中,获取比商业银行活期存款更高的同业存款利率。在互联网金融走入资产业务发展阶段时,技术性泛滥达到极致,出现了混淆消费性客户与生产性客户的倾向,加上市场监管和投资人风险教育缺失,以及商业银行对互联网金融风险客户的“吸附式”顶托,以P2P为典型代表资产业务便野蛮生长。

  这时的技术性更多体现发现和获取客户的动机与能力,甚至在众多噱头中以降低市场“门槛”方式实现这种动机和能力,冲击甚至颠覆传统金融模式与内容。在此过程中,风险约束的内在要求被抑制,风险性与技术性统一的不协调被拉大。

  从风险性上说,互联网金融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回避或没有真正解决好“市场行为的边界约束、财富来源的对象实体和风险成本的经济分担”等风险管理的基础性问题。应当承认,我国传统金融生态问题多多,利用互联网技术去改造和改变,是必然选择。但在此过程中,互联网金融的行为方式与边界绝不能随心所欲。跨界经营甚至模式颠覆,可以是一条路径,但不是唯一路径;可以是一种方式,但不是绝对方式。放大技术性能量而漠视行为边界,必然导致市场力量的混沌式分化,不选择与乱选择行为交织。互联网金融进入更高一级发展阶段后,以财富增值获取更多客户或者说流量客户,必须守住财富来源实体化这一根本。如果动摇这一根本,就会动摇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基础,就必然走向要么“钱生钱”的自残模式,要么被动演绎为“负债覆盖负债”、“资产延续资产”的庞式游戏,拖曳整个金融生态向资金“脱实向虚”方向偏移。这一过程中,还存在互联网金融风险成本的超然转移问题。以风险成本的透支性运作,既“烧钱”买客户并形成客户流量,又偷借市场原有体系主要是商业银行资源,转移和漏出应该支付的风险成本。这成为创新偏失的重要能量,出现产品创新、风险穿透和成本分担不匹配、不经济的怪象。

  “互联网+”可以创造和创新出众多新模式、新业态,但已形成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和业态,则有其特别的规定性,这是由金融经营风险的特性所决定的。任何一种金融活动的完成,都必须建立在“二次交易”的基础上,这是不同于实物商品“一次性交易”的独有风险性,且这与收益覆盖性密切相关。我国金融业长期以来受体制、机制和观念、方式的影响,相比较于发达国家和经济体,存在着更多和更大以风险管控能力的改善,提升收益能力的可能和空间,这既是互联网金融在我国短期内快速发展的重要环境性条件,又是某些领域昙花一现的内在约束性因素。互联网与金融结合,的确触摸到了传统金融“覆盖性”的某些痛点,形成了推动金融生态优化的某些力量,并快速获取了部分市场客户。但是,互联网金融并不是所有“风口”都能让“猪”飞起来,从“流量客户”到“流量变现”的商业逻辑,与金融业态的“二次交易”存在本质矛盾与冲突。

  技术性与风险性的统一是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基石。技术的运用必须以风险的可控为前提,风险的可控又必须以技术的扩展为支撑,这既是标准又是方向。受市场复杂因素的影响,某个阶段、某个领域在偏离这一方向中,业务和业态的发展可能会出现短暂的“热闹”,但这一定是假象,是一种恶化整体结构效率的局部力量扭曲式平衡,而金融风险的趋势性力量必然要打破和改变这一平衡。

  这次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提出了“打击非法、保护合法、积极稳妥、有序化解、明确分工、强化协作、远近结合、边整边改”的原则,并明确了以“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六个方面为重点。其实,无论是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发展还是从市场管控引导,应力求其技术性与风险性的统一。否则,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总是会受到“行为边界被无所畏惧跨越、收益风险覆盖被义无反顾漠视”问题的困扰。当技术性泛滥的时候,行为方式就不可能有底线;当风险性被轻蔑时,行为选择就不可能有约束,商业模式就不可能持续。(作者系银监会“三个办法一个指引”起草专家之一、资深财经评论人)

声明:国际在线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国际在线网站立场;国际在线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国际在线网站或通过国际在线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国际在线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